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欧洲疫情席卷多地 法德英抗疫手段为何软硬有别

内地新闻 时间:2020-04-02 编辑:申博sunbet 浏览:
【财新网】(记者 卿滢) 当地时间3月12日,随着欧洲疫情进一步暴发,法国、德国和英国三大国领导人纷纷发布全国性抗疫政策。法国最为激进,而英国则坚决不实施严苛政策。德国政府受联邦分权制度制约,仅仅发出了政策建议。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当地时间3月12

  【财新网】(记者 卿滢)当地时间3月12日,随着欧洲疫情进一步暴发,法国、德国和英国三大国领导人纷纷发布全国性抗疫政策。法国最为激进,而英国则坚决不实施严苛政策。德国政府受联邦分权制度制约,仅仅发出了政策建议。

 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当地时间3月12日晚发表全国电视演讲称,新冠疫情是法国在一个世纪内面临的最严重公共卫生危机,他要求全法所有级别的学校从下周一起开始关闭。

  马克龙还要求所有70岁以上和患有慢性病、呼吸道系统疾病或有肢体障碍的民众,尽可能地呆在家里。

  但马克龙还坚持,将在3月15日举行的全国性地方选举仍将如期举行,公共交通也将持续运营。

  他表示,自己已经咨询了科学家和其他专家,他们的意见是:没有什么事该阻止法国人去投票。

  马克龙向公众警示“我们现在只是在危机的开端。无论我们作出多少努力,病毒都会继续在欧洲各地繁殖,继续加速。” 要降低病毒传播的速率,则需要全国统一行动。

  在欧洲层面,马克龙称欧洲需要“快速并有力地”反应,以重振经济。在关键的是否要关闭边境问题上,他强调,自己有可能会限制法国感染严重地区的进出;但任何涉及关闭欧盟成员国之间边境的决策,都必须要“在欧盟层面进行统一决策。”欧盟境内各国人员的自由流动是欧盟的根本制度之一。

  马克龙还说,将与欧盟各国领导人共同就刺激计划进行商议,以减轻疫情对欧洲经济的打击。

  他还批评,欧洲央行在3月12日新宣布的措施“不足以应对危机。”

  欧央行行长拉加德3月12日表示,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和欧洲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但她也称这一冲击程度严重,但是是暂时性的,经济最终会反弹,何时反弹仍不确定。政府需要采取及时、定向的措施来应对公共卫生问题,缓解经济冲击。

  在3月12日的欧央行会议召开前,不少市场人士预期欧央行将会降低存款便利利率10个基点。但与市场预期不同,欧洲央行3月12日宣布,其关键利率将保持不变,但欧央行将额外增加12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规模至今年年底。暂时实施额外的长期再融资操作(LTROs),其利率等于平均存款便利利率,在2020年6月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(TLTRO-III)开始前,以优惠条件提供流动性。

  在全球层面,马克龙也表示,新冠病毒是需要全球共同解决的挑战:“病毒没有护照,各自分离不是应对一场全球性危机的办法。”

  马克龙的讲话,对于法国人的生活模式发出了提醒。法国政府虽然已禁止1000人以上的集体活动,但是在法国目前的日常生活仍然继续;咖啡厅和餐厅依然人潮涌动,很多博物馆还在开门。

  马克龙呼吁法国民众在生活习惯上注意不要行贴面礼或者握手,减少出行和聚会,尽量远程办公。

  在经济措施上,马克龙称,未来几天法国将启动大规模的“非全时失业”计划帮助受损企业和员工,同时允许企业推迟缴纳税款。

  据法国卫生部12日公布的最新数据,截至当日,法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876例,较前一日新增595例。其中累计死亡人数达61例,重症129例。感染死亡率目前大约为2.1%。

  德国方面,德国疾病防控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,截至当地时间3月12日15时,德国累计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前一日的1567例上升至2369例。累计死亡人数上升至5例。单日新增确诊病例802例,新增死亡2例。死亡率仅为0.1%。

  数据显示,德国西部的北威州、南部的巴伐利亚州和巴符州仍是疫情重灾区,确诊病例分别为688例、500例和454例。死亡病例全部来自上述3个州。首都柏林确诊病例137例。

  在与德国16州州长进行紧急会面后,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1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新冠疫情所带来的挑战超过金融危机,未来四周到五周将是非常重要的。而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手段,“这是一个需要所有人做出贡献的时刻。”

  她呼吁:“在一切可能的情况下,社会接触活动都应该避免。”

  默克尔表示,不只是大型活动,所有1000人以下的非必要集会活动也应该取消;疫情严重地区应该考虑在州的层面发出决策,关闭州内所有学校。

  她还强调,德国一直强调的财政平衡,在抗击疫情的时候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德国《基本法》规定了在危机情况下允许政府超支支出。

  与默克尔同场出席发布会的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( Markus Sder)表示,除了保障社会和经济活动的核心活动,所有1000人以上的公共活动都应被取消,或者至少被推迟三到四个月。

  在战后西德与统一后德国的政治制度中,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如纳粹般的集权政权,因此强调各联邦州的地方自治权。

  在其他国家中央政府采取全国性强制措施的同时,德国联邦政府仍仅能对抗疫措施进行建议,具体决策交由各州政府制定。

  而德国媒体现在已经开始讨论,德国的联邦制度是否会对抗击疫情带来不利影响。德国卫生部长斯潘的立场仍然是作出联邦层面的措施建议,并与不同级别政府在沟通基础上抗击疫情。也有法律专家认为,在抗击传染病方面,这种强调地方分权的制度是过时的,并且限制了政府的应对能力。

  虽然目前德国政府对于取消集会并没有做出准确的政策要求,但德国医学界则呼吁各级政府采取进一步的措施。

  柏林医疗界向柏林议会发出公开信,要求取消柏林所有的公共集会,呼吁酒吧和俱乐部应该关闭。

  德国联邦防疫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(Robert Koch Institute)所长维勒(Lothar Wieler)在3月11日将新冠疫情对德国的健康威胁分类定为“中度”。

  尽管如此,维勒强调,这一评估因地区而异。总体而言,情况仍然比较严重,德国的感染人数将会继续增加,重症人数也将增加。医院必须启动危机应对计划,这意味着医院必须暂停非必要的诊疗,为治疗新冠患者腾出床位。另外,重症监护的床位也必须增加,在医护人员的调配上,也应把治疗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与其他医护人员分隔开。

  威勒强调,尽管德国的情况将会进一步加剧,但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 德国很早就意识到了新冠病毒的问题,这给了培训医院、地区管理人员和决策者的时间窗口。

  针对德国目前死亡感染率很低的问题,维勒表示,目前的情况是,其他国家的死亡率是长期以来累计的结果;意大利的高死亡率情况,是由于新冠病毒在意大利已于“无人注意和知晓的情况下传播了很长时间”。